当前您在:主页 > 365体育备用 > 文章正文

毛泽东与贺果的同窗情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信 时间:2019-05-11 17:16

1913年春,贺果考入湖南公立第四师范,恰与毛泽东同在新生第一班,两人意气相投,相见如故。第四师范后来合并到湖南第一师范,两人恰好又一同被编入第八班,同窗共读,朝夕相处,长达五年半之久。贺果是毛泽东同班时间最久的同学之一。

体育运动常勉励

五年同窗显真情

“你有锻炼的兴趣,这是可贵的。但不要只偏重一两项,搞畸形发展,还应该懂得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增强体质,以便有充沛的精力去搞好学习,担负起改造社会的大任。”几十年后,毛泽东这一番铿锵有力的话还清晰地镌刻在贺果的脑海中。

贺果(1896-1990),字佩钦,号培真,出身于邵东县九龙岭镇绿汀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11年冬,贺果毕业于邵阳东湖小学,1912年1月就读于驻省邵阳中学,1913年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师范。报到当天,贺果与毛泽东被安排在同一间宿舍,而且做了“铺邻”。贺果看到宿舍铺邻是位高个少年,也正在忙活,相互介绍才得知少年叫毛泽东,和自己同班。因相似的家庭背景和自学的经历,两人十分投缘,相谈甚欢。

毛泽东和贺果在四师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体育运动。四师校内有一块操坪,每当课余时间,他们常相约去操场上或打球,或跳高、跳远。翌年,四师与一师合并,贺果仍与毛泽东同班。在一师,毛泽东对运动更有所得,他倡导“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各项运动他都爱好,冷水浴、日光浴、风浴、登山、露宿、体操和拳术等都是他锻炼的项目。他习惯于把体育活动与磨炼意志和耐受力结合在一起,并深刻领悟到体育的精髓要义,公开发表论文《体育之研究》。毛泽东写道,“体者,为知识之载而为道德之寓者也”,并提出体育、德育、智育三育并重。

贺果却有所偏好,最初只爱打篮球和跳高。受毛泽东的影响,贺果常和他去散步、郊游、爬山,逐渐成了一名全能型的体育运动选手。1917年,第三次远东运动会预备会在上海举行,湖南选派7名代表参加,其中一师就占了4名,即学生贺果、彭道良、刘培基和附小教员陈绍休。临启航赴上海时,毛泽东匆匆赶来,将新购的一部《石头记》交到贺果手里,并对他说:“你把它带到船上,好让大家消磨时间。”贺果双手接过《石头记》,毛泽东体贴入微的关心,使他内心十分感动。

不遗余力助留学

身隔重洋心相系

1918年秋,贺果从一师毕业后,经毛泽东介绍来到保定育德中学赴法预备班补习。贺果在保定学习的一年里,仍和毛泽东书信往来频繁。毛泽东还曾特意从北京到保定看望,并帮助贺果等人处理赴法的具体事宜。贺果等人家境贫寒,每月伙食费都难以筹出,也是毛泽东与蔡和森多次到华法教育会去申请,解决了贺果等人每月3元钱的伙食费。伙食费有时接济不上,贺果只好去买烧饼充饥。北方的冬天很寒冷,贺果缺衣少食,没有棉裤,就穿着三条秋裤过冬,是毛泽东的支持和鼓励,使贺果战胜了种种艰难困苦。

1919年冬,贺果等人在毛泽东的帮助下,远赴重洋来到法国。在法国勤工俭学的日子里,毛泽东和贺果互相通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920年,贺果、罗学瓒等在法国发起组织工学世界社。毛泽东得知后,赞扬说:“我们总要有主义地进行,在法同学组织的工学世界社革命团体,那办法就很好!”

在贺果留法期间,毛泽东不仅编印了《新民学会会员通信集》,还曾利用《湘江评论》刊登贺果的通信稿件、来往书信。1920年12月24日,他在北京《晨报》、湖南《大公报》等报刊推荐发表贺果的《我作工的感想》一文,并写了一段400余字热情洋溢的“编者按”,说:“培真君在工厂半年多之后的这段文字,内容比那些笔墨运动家说的没有那样好听好看,可是一锤子一笔,一凿子一字的,我们觉得沉痛一点罢。”可见毛泽东对贺果勤工俭学的认可和赞誉。

同窗之情仍如昔

笃念旧交解危难

1921年底,贺果因参加占据里昂中法大学的斗争,被法国政府强送回国。归国后,他即赴贵州投身革命斗争,并于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底遵照党组织指示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回国后,先后在安源煤矿、共青团长沙市委、邵阳老家、长岳游击司令部筹备处、南昌北伐军政治部、中共海丰县委等地从事革命工作。

标签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李芬: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

下一篇:红色基因的光芒——毛泽东早年的新闻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