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365体育备用 > 文章正文

曾国藩一生遵守这四句家训,后代再也没出过败家子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信 时间:2019-05-11 18:16

△ 曾国藩像

曾国藩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被誉为“晚清第一名臣”“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他的传奇人生,在晚清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对后世许多政治军事领域的风云人物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大学》开篇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自古以来,“修身”就被看作是做人处世之本、成事立业之基。今天让我们跟随曾国藩学习他的修身准则四条——慎独、主敬、求仁、习劳。这是曾氏在同治九年六月间为两个儿子所写的,实际上是他自己一生对人世间的领悟,而他也将这些家训代代相传,使其子孙后代都受到了良好熏陶。

在他看来,人要真正地做到心安,则必须慎独,即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也不做坏事。

人的身体要强健,则必须主敬。所谓敬,指的是内心纯洁,外表端严。如此人则固肌肤而束筋骸,身体日渐强壮。

人若秉仁厚之心,则会善待他人;善待他人者,他人也将善待之。人人如此,则人群和悦,社会和谐。

劳作是人生存之本,而好逸恶劳又是人性的弱点,故而特别需要时时提醒。

难能可贵的是,曾氏看出劳逸不均是当时社会的最不平之事。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政治家,可谓头脑清醒,目光尖锐。

在这四条家训的后面,曾氏写道:

今书此四条,老年用自儆惕,以补昔岁之惩,并令二子各自勖勉,每夜以此四条相课,每月终以此四条相稽,仍寄诸侄共守,以期有成焉。

由此看来,这是晚年曾氏为他的大家族所制定的永久功课。

原文

日课四条

一曰 慎独则心安

自修之道,莫难于养心。心既知有善知有恶,而不能实用其力,以为善去恶,则谓之自欺。方寸之自欺与否,盖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独知之。故《大学》之“诚意”章,两言慎独。能慎独,则内省不疚,可以对天地质鬼神,断无行有不慊于心则馁之时。人无一内愧之事,则天君泰然,此心常快足宽平。是人生第一自强之道,第一寻乐之方,守身之先务也。

二曰 主敬则身强

敬之一字,孔门持以教人,春秋士大夫亦常言之,至程朱则千言万语不离此旨。吾谓敬字切近之效,尤在能固人肌肤之会,筋骸之束。庄敬日强,安肆日偷,皆自然之征应。虽有衰年病躯,一遇坛庙祭献之时,战阵危急之际,亦不觉神为之悚,气为之振,斯足知敬能使人身强矣。若人无众寡,事无大小,一一恭敬,不敢懈慢,则身体之强健,又何疑乎?

三曰 求仁则人悦

我与民物,其大本乃同出于一源。若但知私己,而不知仁民爱物,是于大本一源之道,已悖而失之矣。至于尊官厚禄高居人上,则有拯民溺救民饥之责。读书学古粗知大义,即有觉后知觉后觉之责。若但知自了而不知教养庶汇,是于天之所以厚我者辜负甚大矣。

四曰 习劳则神钦

凡人之情,莫不好逸而恶劳,无论贵贱智愚老少,皆贪于逸而惮于劳,古今之所同也。人一日所着之衣所进之食,与一日所行之事所用之力相称,则旁人韪之,鬼神许之,以为彼自食其力也。古之圣君贤相,若汤之昧旦丕显,文王日昃不遑,周公夜以继日,坐以待旦,盖无时不以勤劳自厉。《无逸》一篇,推之于勤则寿考,逸则夭亡,历历不爽。为一身计,则必操习技艺,磨炼筋骨,困知勉行,操心危虑,而后可以增智慧,而长才识。为天下计,则必己饥己溺,一夫不获,引为余辜。大禹之周乘四载,过门不入,墨子之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皆极俭以奉身,而极勤以救民,故荀子好称大禹、墨翟之行,以其勤劳也。军兴以来,每见人有一材一技能耐艰苦者,无不见用于人,见称于时。其绝无材技不惯作劳苦者,皆唾弃于时,饥冻就毙。是以君子欲为人神所凭依,莫大于习劳也。

译文

日课四条

一、能谨慎地对待独处则心里安然

在自我修炼这件事上,难以做到的是养心。心里既然知道善,知道恶,但不能实实在在地用自己的力量去为善去恶,则是自我欺骗。心中的自欺与否,别人无法知道,而本人是知道的,故而《大学》里的“诚意”篇,两次谈到慎独。能做到慎独,则自我反省不内疚,可以坦然面对天地和鬼神,绝对没有所做的事让心有愧悔而使得正气疲软的时候。人没有一件内疚的事,则心灵泰然,常常有快乐满足宽和平静之感。这是人生的第一自强之道,也是最好的寻求快乐的办法,保证身体康健所首先要做到的事。

二、以敬为主宰则身体强健

标签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红色基因的光芒——毛泽东早年的新闻活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