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365体育开户 > 文章正文

>散文丨清明·怀念雷达老师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信 时间:2019-04-22 22:13

怀念雷达老师

文丨晏杰雄

从未经历过亲人遽然离去的悲恸,但雷达老师让我体验到了,长久盘桓在心中。从未为逝去的亲人写过一篇悼念文章,但雷达老师让我写了,每个字像是铅弹击中我。去年3月31号接师兄电话得知,下午三时许,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我的博士生导师雷达在医院去世了。噩耗来得猝不及防,我一下子懵了,沉痛得麻木无泪,与老师结缘的片断印象闪现,恍如昨天。

早在大学毕业时,我就在家乡小县的小书店买老师的书看了,其时文学名声“如雷贯耳”。后来读文艺学硕士期间,我发现雷达在兰大任兼职导师,当年仰慕之情泛起,就报考了他的博士生。去兰大参加博士生入学考试后,我电话联系雷老师,想求见下。他爽快地答应了。雷老师住在兰大专家楼,我走进去时,只见两个师兄姐正与雷老师谈笑风生,老师占据谈话的中心,不时爽朗大笑,讲到兴起时用手拍一下大腿。见到我,就问考得怎么样,我嗫嚅着说发挥一般,他即说湖南出才子没问题的,又谈到湖南某位评论家与他进行论争的轶事,大笑起来。那时雷达老师尚无暮年疲态,仍是一幅“文学的青春”样子,一条宽大的牛仔裤配一件红色的T恤,意气风发,谈话有趣,大开大阖。

由雷达老师不是学院中人,因此对学院博士招生感到很新鲜,对学生特别好,还带点江湖英雄似的仗义。我们除了接受老师学业指导外,还参与了老师的一些社会交往。每次,他必郑重向某位厅长、老总介绍,这是我在兰州大学带的博士生某某,青年才俊,言语中带着一种自豪感。他不知道,对于社会上层而言,一无所有的青年学子何其微不足道!他对学生非常亲和,很有平民意识。记得有一次, 他在专家楼学金圣叹点评《白鹿原》,沉浸其中忘吃晚饭了,深夜十点多打我电话,要陪去吃点东西。这时饭馆都关门了,我没办法,就建议到街头吃兰州拉面,他真的就坐在小贩摊子旁吃一碗四块钱的拉面,还吃得很香很热乎。今天想起这场景,不禁黯然,老师是一个多可亲、多性情、多纯粹的人!

与此同时,他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见解又是很地道,富有真知灼见的。每次我们听他在博士生开题报告或毕业论文答辩会上发言,不啻于一种听觉和诗性享受。他发言的问题意识很强,目光敏锐,穿透学院写作的伪与绕,直抵文学的真与诗。语言风趣,娓娓道来,妙语如珠,京派声音温和而富有磁性。我的博士论文题目就是他钦点的,原是《新世纪长篇小说概论》,大而空泛,他提出改为《新世纪长篇小说文体研究》,点石成金。这篇博士论文经扩充成书,后来入选中华文学基金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获得一些文学奖项,不能不归功于老师的点题智慧。

老师身体一直很好的,甚至可称为强健,是乒乓球高手,在兰州大学时还和我练过,强势风范,不赢球不罢休。2017年5月,我在现代文学馆参加活动,趁机要求到家拜访,会见时间约半小时,老师和蔼接待了我,略显疲态,谈到新写的散文、评论还是显出高兴的神态来。想来那是与老师生前所见最后一面了!此后联系也少,因为我们学生觉得,以老师身体状态过90岁是没问题的,还有机会。没想到是误判了!我是受老师惠泽较多的学生,在我从事文学评论道路上亲自关怀过问,曾以耄耋之年诚挚推介小字辈。

熟悉当代文学史的人知道,雷达老师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亲历者、见证者、推动者,是一部活的文学史,一个新时期文学活的资料库。从1978年第一篇文学评论《春光唱彻方无憾——访王蒙》始,几乎新时期以来重要作品在浮现之初都有他笃实而透彻的批评,几乎新时期文学发展的每一个关节点都留下他清晰而洪大的声音。他历年积累的数百万的批评文字,已经成为沉在中国当代文学底部的一个巨大的存在,研究文学和学习创作的人都没法绕过雷达。如今,那个负载文学青春的人竟然走了,来不及写完他纵深切入时代记忆的散文集《西北往事》,而来不及写他一个人的新时期文学史,来不及为当代文学留下一份最可靠的亲历证言。我们除了无尽的哀痛,还有他所留下的文学评论的巨大空缺,当代文学研究损失难以弥补!在某种意义上,他的离开意味着一种与文学原创声息相通的批评的消逝,意味着一种坚实务实地阐发文学本体的批评的远去,意味着具有长久深厚根基的现实主义批评传统的削弱。从文学批评的真诚和质地看,他的文字沉,实,美,深,雄强的思想性、敏锐的审美感悟、活跃的生命力浑然一体,性情彰显,文气沛然,构成对时代文学具有强大把握力的洪钟大吕式评论文章,发出的批评声音具有绝响性质。

标签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同时表示武磊与贝尔两人是好搭档

下一篇:清明读诗丨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