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365体育开户 > 文章正文

>艺苑掇英丨书迹·心迹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信 时间:2019-05-11 17:37

书迹 心迹

文丨张锡良

我的生命过程中,有许多好的朋友和学生,可以说,大多都是因为书法而结缘的。我现在要说的这位李国祥更是这样,我们是在偶然与突然之间发生了关联,这好像是冥冥中的事情。

那是1995年,我第一次在常德搞个展,忽然从宜章给我汇来一千元钱,接着有朋友打来电话,他自报叫李国祥。那时我们还没有任何交往,他可能知道我,他说祝贺我的展览,寄一千元钱表示心意。要知道,这个数字在当时是够份量的了。我心存感激,直至现在。

二十余年来我们便交往不断,书法更成为我们的纽带。我了解国祥,他在一个小的县城,以他的赤城之心在那里锲而不舍地耕耘着自己书法的这片园地,乐此不疲。

在学习过程中,我十分认同他对笔法的理解,“笔法又分共性笔法和个性笔法,共性笔法是约定的基本的带普遍规律的笔法,个性笔法是在共性笔法的基础上,书家以独特的审美形式并明显区别于其他书家风格特征的笔法。”国祥对共性与个性的关系探讨是具有一定的启发性的。共性积淀在传统之中,自魏晋以来,古代书论论说的基本内容是笔法,这些内容对于今天的我们已是“共性”的东西了,我们的继承不能不以获得这样的知识和技能为基础前提,才能出而有自己的东西。这个过程漫长而艰难,这使我感受到国祥那股坚韧的意志力。

“书法需要热闹,可我是孤寂的”,这也许是一种无奈,当书法在层出不穷的展览活动及艺术市场的推动下而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及社会思潮的当下,有谁能真正静得下心来“躲进小楼成一统”呢?然而,“我一直渴望人们对书法孤寂意识的理解,渴望自己对书法孤寂意识的增强”,这又是多么真诚的对当下热闹场面的内心地抗拒。书法是需要孤寂的,人们常说“不要功利化”,“功利”的概念很宽泛,并不完全等同于既得利益。“孤寂”之中仍有功利,这是一种能激活精神生命的能量,也就是如托尔斯泰所指出的,使生命越来越精神化了。这种孤寂与安静是我们所欲求的。处现实的当下,国祥清醒地看清自己的路向,追求着自我的精神生活的选择,并积极地“抑制、抠去那些附在书法孤寂精神支柱上的斑点”,这让我们看到了浑浊之中的一种澄明。

国祥出身在农村,父亲是农民,看到儿子这样痴迷写写画画,很是为他的前景担心。“靠写字搞不到饭吃”,这是多么朴实的劝告,听到这句话,让我有些震颤。在中国的大地上,却有无数的在这路上博弈的青年人或中年中光靠写字还仍然是“搞不到饭吃”,但他们依然执着。当然,是希望首先要“搞到饭吃”,我们再谈其他。但他们的精神中都始终有一根支柱——书法。即是“搞不到饭吃”,支柱也不会倒下,我们不能不说这是持守是一种信仰、一种境界。我理解的国祥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李国祥自述:

我不像别人那样,从小生长在书香门第,幼承家学,我没有家学渊源,父亲反对写写画画,说是不务正业没出息。如今,我真被父亲说中了。

我出生在湖南最南端宜章县西面的一个小村落,这里有崇山峻岭,却无茂林修竹,有潺潺流水,却无楼榭亭阁,只有水田一片。所以,生长在田畴之乡必定有插田高手。我父亲就是当地有名的插田高手,过去大户人家都请他插田,后来父亲的插田“基因”传给了我。12岁时,我插田就拿全劳力的工分了。

插田属手艺活,要求插得直、插得快,我个小腿不弯、腰不痛,有优势。一丘稻田从中间插五根秧苗下来叫“剖田”,近看不规整,有毛糙感,像锯齿一样,但远看很光溜,像一根根铁轨直卧在稻田中,更像一幅楷书中堂,横有行纵有列,点画匀称,佈局合理。现在看来插田跟书法还真有相通之处哩。

我插田的基本功恰好弥补了书法的“童子功”,使我在后来的学书生涯中一本柳体字帖临了十余年。1986年参加衡阳市书协举办的中级书法班,我的柳体字得到史穆、蒋卓如两位老师的赞赏,结业时习作被评为最高分,并被衡阳书画院收藏。

那时,我对书法艺术并没有什麼高深的理解,只认“笨鸟要先飞”、“勤奋能补拙”这个死理。屈指算来,学书已40载,成绩平平,更谈不上个人风格,出这本集子还是在老师张锡良的一再催促下完成的。不过,书法要继承、要发展,我还认一个死理,就是“学书法必须下足基本功”。“入帖”是继承,“出帖”是发展。由入到出实为学书人必经之路,也是学书人穷毕生之力必做的两大功课。而“入帖”的深浅与“出帖”的创变又将决定一个学书人的成功与失败,这就是我的学书观。

标签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广播剧《爸爸的冲锋号》将播:讲述王新法父女的扶贫故事

下一篇:>散文丨在龙泉山探幽索胜